【新华财经调查】岳阳林纸5000吨碳汇收益引发质疑 碳市场运作机制尚待完善
本文摘要:新华财经北京7月15日(记者闫鹏)虽然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尚未开启,CCER(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)仍未恢复备案申请,但并没妨碍有关上市公司成资金追逐热点,岳阳林纸和包钢股份

新华财经北京7月15日(记者闫鹏)虽然全国碳排放权买卖市场尚未开启,CCER(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)仍未恢复备案申请,但并没有妨碍有关上市公司成资金追逐热门,岳阳林纸和包钢股份签署的5000吨碳汇合作协议,更是将市场情绪推向高潮,不过各种质疑也随之而来:岳阳林纸出让林业碳汇是不是合理?上市公司该怎么样进行碳资产管理?碳市场怎么样更好发挥定价机制?新华财经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。

岳阳林纸“卖碳经”引起质疑

全国性碳排放权买卖市场建设进程逐步推进,除去碳配额外,CCER也成为碳买卖板块热门之一。近日,岳阳林纸股份公司与内蒙古包钢钢联股份公司签订总量不少于5000万吨碳汇合作协议引起市场高度关注。

依据有关通知说明,岳阳林纸将向包钢股份提供不少于200万吨/年的CCER的自愿减排指标,排放周期不少于25年,总量不少于5000万吨。若按CCER市场价格为30元/吨-40元/吨测算,平均每年对岳阳营业额贡献约0.6亿元-0.8亿元,占其2020年度经审计净收益比率约为14.5%-19%。

作为本次碳汇排放权买卖受益方,岳阳林纸股价从5月21日涨停后飞速拉升,截至7月14日收盘已达成翻倍。不难看出,“卖碳”收益对岳阳林纸营业额与股价的正面勉励“威力”不可小觑。

不过,有业内人士指出,CCER市场有关的基本买卖规则、参与步骤、买卖方法等在2017年因修订已被按下中止,而且造纸用林的汇碳能力是不是如通知所说可达到1吨二氧化碳/亩有待考证。岳阳林纸此举误导资金投入者,存在股价“炒作”的嫌疑。

“目前碳买卖管理方法明确排放企业每年配额履约中可用不超5%的CCER来抵消,但CCER市场何时开启申请尚未明确。”绿色金融及低碳经济资深顾问徐楠表示,林业碳汇是CCER项目种类之一,涉及到具体项目的CCER属性,需考察林地的若干具体指标,不可以偏概全,岳阳林纸碳汇减排量需就具体的林地依据对应的具体办法学来确认。

中碳将来(北京)气候科技公司石婉茗指出,林业碳汇减排量源于树木成长期对二氧化碳的吸收,但造纸用林在成材后就会被砍伐用于造纸,砍伐部分的绝大多数碳储量在计算减排量时将被减掉。

“岳阳林纸签订25年提供5000万吨碳汇减排量的首要条件是200万亩造纸用林在25年间都不做任何砍伐,作为一家以造纸为主营业务的企业,这点基本难以达成。”石婉茗进一步说,即便不做任何砍伐,25年间平均每亩每年产生1吨减排量,对照相同种类已开发CCER项目来看也不专业,过于乐观。

岳阳林纸方面也提示,全国碳买卖市场尚未开放,与林业碳汇有关的碳买卖规则并未明确,参与门槛、参与方法与林业碳汇商品能否持续买卖存在重大不确定;与包钢股份签署的初步意向协议,为框架合作协议,其中涉及的合作金额和数目不拥有强制约束力。

“岳阳林纸此前就存在信息披露不严谨,误导资金投入者的行为,本次不免‘故技重施’,同时包钢股份等控排企业提前锁定碳汇优先采购权为时过早。在CCER买卖规则尚未明确的当下,双方签订碳汇合作协议大概率将出现违约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。

涉碳企业该怎么样进行碳资产管理

现在,国内碳买卖试点市场只覆盖了电力行业,随后碳市场的参与行业将逐步扩大,“十四五”期间将覆盖发电、石化、化工、建材、钢铁、有色、造纸和国内民用航空等八个高能耗行业。在“30·60”目的牵引下,涉及到的企业不能不考虑自己碳中和策略。

“将来的产品市场会有一个绿色消费的倒逼机制,与全产业链碳中和的需要,若是‘高碳’商品,就可能会在市场中遭到影响,将来很多企业可能也会考虑进入自愿减排买卖市场。”北京绿色交易平台总经理、中国金融掌握绿色金融专委会副秘书长梅德文说。

在此背景下,处于碳买卖两头的可再生能源企业、控排企业该怎么样达成碳中和?

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表示,碳买卖市场将是将来低碳或零碳经济的“无形天平”,减排是重压,低碳是动力,零碳是终极目的,但碳中和绝对不是负担、也不应是短期炒作的定义。各企业需依据自己的近况,加紧打造“碳资产管理”台账。将来市场不止是只看资金报表,“碳报表”也会成为重要考核指标。

梅德文觉得,一方面,可再生能源企业等减排企业开发自愿减排项目获得收益,应该注意选择靠谱、有资质的咨询方和审定核证机构,在项目开发、申报、买卖等环节,注意提高法律风险防范意识,动态管理合同履行状况。

另一方面,控排企业要做好碳资产管理,应打造碳排放管理体系,厘清内部管理职责,看重碳数据监测与披露,加大碳买卖有关培训教育,同时应熟知碳买卖市场工具、学会碳金融有关政策,灵活运用置换、回购等碳金融工具,盘活企业碳资产,做好增值保值工作。

“鉴于现在CCER市场仍然没恢复备案申请,若国内有减排企业想要达成碳收益,可通过参与国际性(CDM)、独立性(VCS、GS)等碳抵消机制进行碳买卖。应该注意的是,不一样的抵消机制对于减排项目类别、适用性需要、可买卖范围都有所不同。”石婉茗说。

祁海珅表示,市场参与者需要清醒地看到,森林等作为碳资产评估指标,置换的价值不可以被过分高估,毕竟碳中和达成的路径不是无限制的去植树造林,而是要进步可再生能源、达成低碳循环经济与工业资源消耗的动态平衡状况下的可持续进步。

碳市场运转有赖于多元化主体

事实上,碳资产管理不能离开绿色金融市场和碳买卖市场。此前,碳排放权买卖试点在北京、天津等7个省市拓展,并于2013年全部启动线上买卖。在近2个履约周期,试点加权平均买卖碳价在40元/吨左右,而美国碳排放的综合社会本钱约50USD/吨,说明国内碳市场买卖功能并未得到有效发挥。

“客观来看,碳买卖试点获得了肯定成绩,达到了预期目的。但试点市场分布在不同省市,缺少严格立法、没总量控制、配额发放过多且基本上是免费发放、系统独立、地区分割,加上缺少碳金融商品等问题,致使买卖规模小、市场流动性差、买卖价格偏低、投筹资功能弱,碳买卖价格形成机制和资源配置功能都有待健全。”梅德文说。

徐楠觉得,碳资产价值达成,有赖于碳市场的好流动性。在全国性碳市场启动之前,国内呈现CCER供大于求态势;在全国碳市场机制建设的过程中,CCER市场被暂时封存……在全国范围的配额买卖流通启动后,这部分都要通过市场运行来逐步理顺。

“市场目前高度关注CCER资产的将来价值,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做好控排企业的履约、高效凝练进行配额发放、当令通过配额拍卖等方法发挥政策协调的功能,稳步扩大市场容量,给碳资产价值打好基础。”徐楠说。

伴随全国碳买卖市场在7月择机开启,碳减排将转向更强力的硬约束减排,其中没办法回避的问题就是定价机制。

梅德文觉得,将来配额分配方法将从基本上免费分配转向“免费+有偿”分配,更有效的市场定价机制,一方面取决于主体是不是多元化,由于不相同种类型市场主体的风险偏好、预期、信息出处不同,如此才能形成公允的价格;另一方面,市场规模也要足够大,要有持续性、有序性、成熟性和稳健性。

与此同时,从市场机制角度而言,碳买卖市场需要拥有更多金融属性,但现在国内碳市场是现货买卖,没办法满足期限转换等基本金融功能。

在梅德文看来,全国碳市场需要提供愈加丰富的多层次商品,不只包括碳排放权的现货买卖,还应包括更多的衍生品买卖,提供期权、掉期、远期、期货等买卖类商品与其他与金融商品密切有关的一系列服务,如抵质押、资产证券化、担保、再筹资等筹资类商品,以帮履约企业与资金投入者达成跨期贴现、套期保值、合理套利与风险管理。

编辑:穆皓

声明: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。任何状况下,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资金投入建议。

相关内容